1. 主页 > 辽宁 > 大连 >

“独山县烧掉400亿”其实是一堂警示课

  背景

  日前,《亲眼看看独山县怎么烧掉400亿》视频在网络上引发热议。针对“独山县负债400亿,造价2亿的天下第一水司楼等景观已成为烂尾楼”等说法,贵州独山县回应,对此前因盲目举债、乱铺摊子遗留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烂尾工程问题,坚持实事求是,按客观规律办事,不断匡正发展理念、规范决策行为、加强项目管理。

  要知道,独山县每年财政收入不足10个亿,却狂烧400亿,举债大搞面子工程、政绩工程,此前媒体曾多次报道。一个偏远的西部小县,短短几年里,折腾了一堆东部经济发达城市也不敢搞的“奇观”。这种扭曲的举债发展和任性的大干快上,可谓劳民伤财,已远远偏离了地方旅游发展和城市建设的初衷。

  平心而论,独山这些项目,倒不都是一无是处。比如,被揶揄为游戏里反派巢穴和妖魔国家都城的“天下第一水司楼”,造型天马行空,哪怕作为一幢烂尾楼,依然在小红书、抖音上成为网红打卡点。问题是,这种注定“废土风”的景点,哪怕不烂尾,可能正常赢利吗?再比如,据称投资50多亿,占地建筑面积110万平方米的盘古庄,不仅贪大求洋,而且造型不伦不类。还有耗资22亿元的汉代毋敛古国,外界戏称为“独山版紫禁城”,可谓恶评一片。至于其他项目,更是脱离了地方经济发展的实际,属于盲目上项目铺摊子。400亿投资的绝大部分,将有打水漂的危险。

  独山县疯狂举债发展的始作俑者,是原县委书记潘志立。其实,独山虽然地处偏远,但人文和自然禀赋还是不错的,加之独山又是贵州省乃至大西南进入两广出海口的必经之地。所以,潘志立当时如果秉持比较务实的思路,不急功近利,对上马项目严格论证,那么,独山县也不至于沦入到如今烂尾遍地,负债高台的困境。

  独山县的例子,虽然比较极端,但其背后暴露的地方盲目举债,大行政绩工程的思维,还是很有代表性的。之前,总投资24.9亿元的银川西夏区特色小镇项目、投资约20亿元的四川成都龙潭水乡仿古小镇等,这些竞相攀比的“豪华景观”都曾引起舆论的关注。

  “独山县烧掉400亿”其实是一堂警示课,它向我们展示了,地方举债发展一旦失控,将带来什么恶果。拍板的领导落马了,但是背上的债总得还。倘若在畸形政绩观主导下,贪大求快,不仅将给地方发展埋下“地雷”,更可能引爆地方金融风险。文/于平

  网友:希望这次事件曝光后,真的能找准、找全背后的原因,杜绝防止出现下一个孤山县。

  网友:坚决杜绝新增的面子工程。

  网友:相关的官员已经落马,但教训仍需吸取。

  网友评论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qingtenglaoren.com/a/dalian/14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