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国内 >

保护未成年人,这些内容不容忽视

  保护未成年人,这些内容不容忽视

  ——聚焦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草案二审

  【法眼观】

  近段时间以来,湖南郴州大头娃娃事件、江苏常州小学生坠楼事件接连曝光,每一起事关未成年人的案件,都挑动着社会最敏感的神经。一次次的讨论,都引向如何完善法律制度、适应保护未成年人现实需要的深入思考。

  社会对未成年人保护问题的关注也化为了推动法治进步的力量。未成年人保护法启动第三次修改以来,全国人大常委会对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草案进行初审后在中国人大网公开征求社会意见,共有4万多人提出了近5万条意见。

  6月2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对修订草案进行二审,草案二审稿对社会各界反映强烈的校园安全和学生欺凌、监护人监护不力甚至监护侵害、未成年人沉迷网络、刑事案件中未成年被害人保护不足等都作出针对性的规定。记者对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集中关注的问题与提出的建议做了梳理。

  关键词 校园霸凌

  案件:5月末以来,有关“禄丰县一女生被男生殴打”的视频在网络传播。经公安机关调查,李某康等4位男生因与女生朱某发生口角争执,遂于下午放学后找到朱某并将其叫到校外进行殴打,造成朱某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

  除了殴打以外,学生在校内被言语羞辱、扇耳光、扒衣服以及敲诈勒索等事件都屡见报端,长期存在的校园霸凌问题令人深恶痛绝。对此问题,修订草案规定学校应当建立学生欺凌防控工作制度。二审稿增加规定,对严重的欺凌行为,学校不得隐瞒,应当及时向公安机关和教育行政部门报告,并配合相关部门依法处理。

  部分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认为这及时回应了社会对校园欺凌的关注,但是在内容上对欺凌行为的处理措施显得有些绵软。

  根据法律规定,学校应当对实施欺凌的未成年学生依法加强管教。学校作为学生欺凌防控工作的实施主体,但法律没有赋予学校和教师惩戒权,学校和教师对于校园欺凌事件处置力度不足。应当在何种程度上赋予老师惩戒权引发热烈讨论。

  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岳普煜认为,未成年人正处在人生的重要成长阶段,及时纠正其行为偏差,帮助其树立规则意识,教师对其进行适当的惩戒很有必要。然而近年来,教育界谈惩色变,惩戒方式是否恰当仍然是困扰大多数教师的重要问题。

  与此紧密关联的是,修订草案第26条提到不得对未成年人实施体罚、变相体罚或者其他侮辱人格尊严的行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吴恒认为这样的表述过于抽象、过于宽泛,对于教与学这两个方面都容易产生误解,甚至产生纠纷。“如果这种行为继续存在,就会导致教师不敢批评有不良行为的学生,这对于学风、对于学生的成长都将是不利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杜玉波建议,对教育惩戒的主体、权限大小、实施范围和方式作出严格具体的限定,厘清教育惩戒的边界,给学校和教师管理学生的必要惩戒权,通过惩戒和关爱相结合的方式实现法律原意上对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科学保护。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qingtenglaoren.com/a/guonei/4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