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商业 > 时尚 >

良渚的发现:民国青年25岁推开文明大门

  良渚的发现:民国青年25岁推开文明大门

  每当我把个体放进考古史册去揣摩时,不免萌生类似“浮生一日,蜉蝣一世”的沧桑和惶惑。有一些个体,会对考古传奇产生极为关键的作用力,而他们往往,只是时代布景的一帧匆匆剪影。

  发现良渚文化和确认良渚文明,是一条漫长的路途。而最初的那个起点刻度,是固定写就不会改变的。所有文献资料会告诉你,发现良渚遗址第一人生于民国,那个叫施昕更的人1936年在其家乡,浙江杭县良渚镇(今属余杭市)附近,发现许多地点出土黑陶和石器,因而进行发掘。

  看似本无奇异之处吧?可我无意多看了一眼施昕更的生卒年——那一生“急促”得令我心头一颤,不由进一步查阅。这个载入考古史册之人,原来并非考古科班选手出身,25岁偶然成为发现良渚遗址第一人,随即投身田野考古、撰写报告,28岁离开人间。

  也就是说,民国青年施昕更用生命最后的短短3年,竟一手推开了良渚文明大门。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故事的开头,是一个江南少年按部就班的求学轨迹。

  1912年,施昕更出生在杭县良渚镇,他在此地长大,读小学。1924年秋至1927年夏,在杭州直大方伯巷杭州第一中学初中部读初中。

  从初中毕业后的秋天,直至1929年春,施昕更在第三中山大学工学院附设高级工科职业学校纹工班就读。根据《西湖博览会总报告书》记载,施昕更曾担任西湖博览会艺术馆管理员,他主要担负的职责为保管、接触古物,也包括良渚黑陶、石器、玉器。

  1930年,施昕更进入西湖博物馆从事地质矿产工作。透过现存相片和文字给施昕更“画像”,眼前出现一个安静踏实、擅长绘画,对考古充满热情的清瘦书生。

  彼时,这个刚成年的青年毫无考古专业基础。仿佛命中注定一样,老天爷赐予他一份属于考古者的直觉和魄力。

  连施昕更自己都说,“实在是一种偶然的机缘”。那个后来震动学界的遗址,他自述文章里写了一个具体精确的时间:1936年11月3日下午两点钟。

  触发机缘的原始事件,是当时博物馆正对杭州一个叫古荡的遗址进行发掘,1936年5月,古荡发现新石器时代末期遗址消息传出,施昕更立马给予极大关注。

  心思细腻、反应机敏的他,发现有几件器物看上去很熟悉,尤其是一种长方形有孔的石斧,他在杭县北乡良渚一带见过。原本施昕更不太在意那种石斧,“不过我是认为同玉器并行的殉葬物,不承认它是新石器时代遗物”。偏偏这个节点,灵光一现,施昕更感觉得到了一种“暗示”:古荡和杭县北乡的良渚,会不会之间有一种互相的联系呢?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qingtenglaoren.com/a/shishang/1308.html